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源中心

自杀程序员前妻邻居:翟欣欣曾带男友回家

时间:2017年09月14日 08:53   浏览:277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法制晚报 看法新闻 距离 WePhone 创始人苏享茂离开人世已经过去 5 天,苏享茂与前妻的对话截图仍旧在网上疯传,有关被前妻 " 相逼而死 " 的说法越来越多,其与前妻这段短暂且并不幸福的婚姻史随着苏享茂从天台的坠下,散落在了舆论的目光中。

根据苏享茂哥哥发布的内容,苏享茂与前妻于 6 月 7 日领证,7 月 16 日离婚,18 日办理了离婚手续。而这段只有 2 个多月的 " 婚姻 ",全部都源于今年 3 月 30 日苏享茂与前妻翟欣欣在世纪佳缘网站上的相识。

在苏享茂从天台坠下的前一天,这名 IT 创业者用 Google ID Wen Qiang Xu 发帖,称自己被恶毒前妻相逼,将要离开人世,WePhone 以后将停止运营等信息,并公布了前妻翟欣欣的手机号、工作单位、聊天截图以及离婚合约等内容。

苏享茂在帖子中说,翟欣欣以举报苏享茂个人漏税为要挟,同时要举报 WePhone 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声称要让其倾家荡产,由此索要 1000 万元及三亚的房产。

苏享茂称,与翟欣欣离婚协议中涉及到 660 万补偿款已付清,剩余的 340 万要在 12 天内付清,否则每天利息 10 万元。随后,翟欣欣以电话及带他人来骚扰自己,最后导致了苏享茂轻生。

世纪佳缘网站信息可随意填写

9 月 12 日,记者联系到了苏享茂的母亲,其母称目前已经针对此事聘请了律师,未来将由律师发布对外消息,自己暂不接受媒体采访。

此前,苏享茂的哥哥一直负责对外发布弟弟坠楼身亡事件的声明,声明中称,此次婚姻是苏享茂第一次结婚,之前其有过女友,但没有婚史。而前期翟欣欣有及其短暂的婚史,但女方在世纪佳缘网站上并未披露其有婚史的信息。

法制晚报 · 看法新闻记者随后登陆世纪佳缘网站,发现该网站必须要注册才能查询搜索。记者注册了一个账号,却未能在网站搜索到翟欣欣的账号。

记者注册后缴纳了 16 元后成为 VIP 会员,但是记者却发现,整个注册过程世纪佳缘网站并未审核,更没有进行实名认证。记者随便填写了性别、年龄、收入、户籍等信息,提交后发现页面上显示的靠谱度为 62 分,超过了 55% 的同性用户。而经过测试发现,记者随意编纂了性别、年龄、收入的账后注册的账号,已经开始受到异性的关注,并且能够通过搜索功能找到记者的这个账号,也可以开始相互交流。

在填写完资料后,网页上弹出一个小窗口:" 世纪佳缘作为一个海量信息平台,从技术上合成本上,皆无法确保每一条信息的真实性,也无法确保每一个会员的人员及其对待感情的态度。" 该弹窗中还写道," 为了您的征友安全,请您承诺做到如下两点:不借钱给任何会员,也不与对方发生任何形式的经济关系;拒绝一夜情,自尊自爱,理性交友,不轻易发生亲密关系。"

9 月 12 日下午 4 时许,法制晚报 · 看法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区安定路的世纪佳缘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关部门正在开会,不方便接受记者采访。工作人员留下了记者的联系方式,表示会告诉公关部门工作人员,待会议结束后联系记者,但截至发稿前,法制晚报 · 看法新闻记者未收到世纪佳缘公司的任何回应。

翟欣欣曾带男友回家 邻居不知其已经结婚

在北京市朝阳区郎辛庄附近的某别墅区,记者找到了死者前妻翟欣欣的住处。有快递员证实,该栋别墅为翟欣欣居住,此前不久他还来送过快递。而如今别墅大门紧锁,两层独栋别墅中所有屋子都已拉紧窗帘遮挡,数次敲门均无人应答。

根据附近居民介绍,翟欣欣与其父母在此居住已有三年多,但这家人平日较为神秘,几乎见不到人,更是很少与邻居沟通," 平时也没怎么说过话,就是见面点头打个招呼 ",附近居民说。

对于翟欣欣是否结婚,邻居们所给的答案都是 " 没有吧 ",据附近邻居介绍,此前从来没听说翟欣欣已经结婚。" 以前倒是带回来一个男的,那会儿说是男朋友,后来也没见过 "。

有业主称自从苏享茂自杀事发后,最近几天都没看到有人回来别墅住。

据邻居介绍,翟欣欣与父母三人住在这栋别墅中,翟欣欣母亲经常在家,翟欣欣父亲平时工作较忙," 他爸回家时间应该挺少的,就见过几次 "。对于翟欣欣本人,该邻居表示,见过她本人," 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不知道是干什么工作的 "。

一个月前翟母卖掉了泰安的房子

9 月 13 日下午,在翟欣欣曾就读、其父母曾任职的山东某大学(泰安)校区,曾与翟欣欣一家为邻居的女士告诉记者,翟欣欣结婚的事,她只听过一次," 大概在三、四个月之前 ",后来听说她们去了北京,就没再见过了。

据这位邻居回想,在她的印象中,翟欣欣当时还扎着辫子,活泼可爱,中学、大学时的成绩都很好,也比较懂事。再后来就没见过她。

其邻居称,看到网上报出的消息还是有些让其无法相信。这位邻居还曾经在一篇网络文章下面她留言:你们不了解这个孩子,能不能别瞎传。

这位邻居告诉记者,不久前,她曾听说翟欣欣的母亲要把自住的一套房卖掉。因为母亲去北京陪女儿,房子一直空着,所以她觉得卖了也正常。她还曾经帮着寻找买家。这位邻居告诉记者,那套房子如今已经卖掉了。

记者从这栋房子的多位邻居处获知,房子大约在一个月前已经卖给别人,新房主已经搬入居住。

该校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翟欣欣的母亲确实在该校工作过,大约于 2004 年前后退休。

经过走访,记者了解到,翟欣欣家在泰安共有三套住房,除了已经卖掉的一套外,还有一套其父亲在住。

9 月 13 日傍晚,法制晚报 · 看法新闻记者在翟欣欣老家泰安其父亲的住所处见到了翟父。翟父称对于其女儿翟某欣的婚姻情况,他知道的只有这次与苏享茂的婚姻。他也已经看到了网上流传的消息,但未与其女儿有过联络。谈及网上对女儿的指责,其表示,不便发表评论,一切以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为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