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源中心

微软Windows主管梅尔森致全体员工告别信

时间:2018年03月30日 20:35   浏览:117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作为微软大规模重组的一部分,微软将分拆其Windows和设备集团,在公司工作了21年之久的微软老将、执行副总裁特里-梅尔森(Terry Myerson)将因此离开公司。

梅尔森在2013年成为Windows和设备集团负责人。从那时起,他一直管理着1.7万名工程师。现在,微软Windows 10活跃用户总数已经接近7亿人。

梅尔森在给公司员工的电子邮件中说,他已经与首席执行官萨特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讨论过离职事宜。他说自己下一步的优先事务是锻炼身体,学习弹钢琴或吉他,以及学习更多有关基因组学和机器人技术的知识,还有就是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

以下是梅尔森3月29日写给微软员工的内部邮件:

感谢你们21年来的陪伴,我将奔赴下一段征程……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日子,我期待着在几个月后在微软之外开启我的下一篇章。萨特亚和我讨论这个问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今天它变成了现实。实际上,将这个消息告知团队、客户和合作伙伴一直令我感到非常紧张。这21年来,微软一直是我工作的地方,这里有我的团队,我为之奋斗的目标。

做出这个决定的同时,也勾起了我对过去二十年的许多反思和特殊回忆。凭借着这样一篇博客文章,希望我能分享一些经验教训以及我对微软的不灭热情。

回顾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有点超现实的感觉。我记得在1996年与比尔-盖茨(Bill Gates)会面时,微软正在评估收购Interse的交易,后者是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我1994年的时候在这家公司结识了米多利-陈(Midori Chan)和埃德-霍特(Ed Hott)。我们在开会时,我记得我在白板上解释我们如何通过网站流量日志来推断用户访问某个网站的路径(好吧,现在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在当时可是很先进的哟!)我记得我还跟比尔讨论过缓存如何影响日志。我记得我们当时都在喝免费的健怡可乐。我喜欢讨论。我不敢相信,公司首席执行官会在这个层面上深入挖掘细节。我们的讨论让我很想加入这个团队,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喜欢跟微软的人一起设计伟大的软件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1997年3月从Interse加入微软的20个人当中,现在还有5个人在公司里,包括米多利、埃德、协助领导Windows业务的哈温德-贝拉(Harvinder Bhela)和Office 365的开发员拉杰什-波蒂(Rajesh Potti)。

1997年至2000年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在微软工作的第一天就遇到了萨特亚,我们一起在网站服务器(Site Server)上工作。我清楚地记得,90年代末的时候,我和他一起参加了西雅图水手队的一场比赛,当时他第一次告诉我他儿子的事情时。那天的交谈让我成长了不少。令人惊叹的是,现在他成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我相信公司所追求的战略和愿景,也相信现在致力于实现它们的领导团队。

担任过一家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之后,再加入一家大公司肯定需要进行一番调整。我从硅谷搬到西雅图。我的头衔从“首席执行官”变成了“产品部经理”。我有顶头上司了。但是现在,微软为我打开了全世界。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开了这个国家,与欧洲、澳大利亚、非洲和亚洲的客户谈论我们的工作。我的开发团队发展到100多人。我不用担心办公场地或医疗保健。这里有一群人在帮忙招聘人才,微软提供了一个憧憬伟大梦想的环境和资源,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我完全被迷住了。

加入微软不久,在西雅图的一个志愿者活动上,我遇到了凯蒂(Katie)。她教一年级学生学英语,那些孩子的母语并非英语。她坦诚、聪明、美丽、开朗。幸运地是,她最终同意做我的妻子。

2001年至2008年

在网站服务器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佩里-克拉克(Perry Clarke)说服我加入他的Exchange团队。在接下来的8年里,Exchange成了我的主要研究对象。在这段时间里,我获益良多,学会了如何作一名领导者和管理一家大型软件公司。回头看看我加入的Exchange团队,这简直是疯了,有一个紧密耦合的本地服务器设计,低共享和Lotus Notes,营收不到5亿美元。在接下来的8年里,我们为如今云规模的Office 365成为企业通信的领导者奠定了基础,并将这项业务发展到超过20亿美元的规模。

凯蒂和我有三个孩子,都是我在Exchange团队工作期间生的。我将永远热爱Exchange团队、客户和合作伙伴。这些年来,我跟很多优秀的人共过事,其中包括戴夫-汤普森(Dave Thompson)、杰森-玛雅(Jason Mayans)、维威克-夏尔玛(Vivek Sharma)、卡里姆-巴提斯(Karim Batthish)、凡妮莎-菲利波蒂(Vanessa Feliberti)、迈克-斯瓦福德(Mike Swafford)、纳尼什-桑达拉姆(Naresh Sundaram)、吉姆-克里维因(Jim Kleewein)、大卫-莱姆森(David Lemson)、鲁斯-辛普森(Russ Simpson)、吉姆-范伊顿(Jim Van Eaton)、约恩-艾弗纳(Jon Avner)和伊恩-约瑟(Ian Jose)。Exchange 2003的产品代码是“Titanium”(又称“Ti”),现在我的办公室的墙上还挂着Exchange团队在我们办公大楼前在草地上合影的照片。

回头想想,我在Exchange团队的最大收获和最大的教训就是如何让一个工程师团队很好地合作,利用客户反馈的信息来创造紧密和强大的产品,让团队保持一致,按照共同的计划做好整合工作,还有就是认识到持续沟通的重要性,保证每一个人都保持同步。

2008年至2013年

到了2008年的10月,一年多之前,就在iPhone发布的前夕,我亲自参与了给苹果授权Exchange ActiveSync许可证的谈判。我那时拿着一部2007年生产的第一代iPhone(现在那部iPhone还在我的办公室里)。我很喜欢智能手机,我知道它们有多重要。保持移动连网是Exchange关注的重点。Android在那年9月推出。但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安迪-李斯(Andy Lees)和罗比-巴赫(Robbie Bach)要我来领导Windows Mobile团队的那一天是星期五。我知道我们有很多的工作要做,那时我们根本没有触摸屏和应用商店。我很荣幸,也有点害怕。10天后,我的办公室搬到了微软总部园区里。

Windows Phone的体验真的很有挑战性,关于这些我已经写过不少文章,但是回过头再看,我很自豪自己曾经是团队的一员。正是在这段时间里,我开始与现任Windows部门负责人亨利-桑德斯(Henry Sanders)、乔-贝尔菲奥利(Joe Belfiore)、达伦-莱布恩(Darren Laybourn)、比尔-达夫(Bill Duff)、卡洛斯-皮克托(Carlos Picoto)、查克-弗里德曼(Chuck Friedman)、琳达-诺曼(Linda Norman)、查德-诺尔顿(Chadd Knowlton)、理查德-沃德(Richard Ward)、莱姆森(KC Lemson)、依琳-科尔布(Erin Kolb)和阿尔伯特-舒姆(Albert Shum)合作。我们在手机用户体验上进行创新,我们为商业模式制定创新计划。我们努力工作。真的很努力。但是这个行业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我们的追赶速度。

几个星期前,当头号种子弗吉尼亚大学篮球队在第一轮比赛中被淘汰的时候,我的同事、弗吉尼亚大学校友埃德-霍特在他的Facebook上写下了罗斯福的一句名言。今天,回想一下Windows Phone团队中每个人的经历,这句话同样适用。

回顾我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成功需要商业模式、用户体验和技术的一种特殊组合。我们有过与众不同的体验,但是事后看来,Android代表的商业模式的颠覆力显然是巨大的,我们在一个不完整的Windows CE平台上构建早期版本的Windows Phone,这是专为小型嵌入式系统设计的一个平台,这让我们步履蹒跚,无法追上对手。

2013年至今

然后就到了2013年的春天。此时,尽管手机市场面临着激烈竞争和挑战,Windows Phone的表现还相对不错(这让我们想到了诺基亚)。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Windows和Xbox传奇的特许经营权。我在一个星期六到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的办公室与他会面,他让我领导Xbox、Windows和Windows Phone以及如今的HoloLens的孵化器业务。我感到非常荣幸,我很很荣幸能够领导1.7万名工程师,为超过40亿美元的收入和5亿美元的营业利润负责,但是我们遇到了一些真正的挑战。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做了一些艰难的优先事务排序工作,并且作出了长期承诺。看着一个微软工程师团队重新定位,集中精力,在多年的深度技术创新中前进,这是一件难得一见的事情。它是微软创新能力最纯粹的表现之一。今天,我对Windows 10、Xbox One和我们共同创造的Surface系列产品有着深深的自豪感。

帕诺斯-潘奈(Panos Panay)、菲尔-斯宾塞(Phil Spencer)、艾历克斯-基普曼(Alex Kipman)、罗安妮-索恩斯(Roanne Sones)、戴夫-特里德维尔(Dave Treadwell)、迈克-福丁(Mike Fortin)、埃里克-洛卡德(Eric Lockard)、库多-图苏诺达(Kudo Tsunoda)、尼克-帕克(Nick Parker)、布莱德-安德森(Brad Anderson)、邓恩-博克斯(Don Box)、加比-奥尔(Gabe Aul)、凯文-达拉斯(Kevin Dallas)、史迪威-巴斯切(Stevie Bathiche)、布雷特-奥斯特鲁姆(Brett Ostrum)、尤瑟夫-梅赫迪(Yusuf Mehdi)、伊兰-斯皮林格(Ilan Spillinger)、琳达-艾弗雷特(Linda Averett)、迈克-辛特尔(Mike Zintel)、迈克-巴拉(Mike Ybarra)、大卫-胡福特(David Hufford)、卡里姆-乔德里(Kareem Choudhry)、查克-陈(Chuck Chan)、伯尼-罗斯(Bonnie Ross)、麦特-波蒂(Matt Booty)、莉迪亚-温特斯(Lydia Winters),还有很多在我的这段职业历程中脱颖而出的领导者。

在Exchange团队隔壁房间的墙上,永远挂着我们Windows和设备团队的合照。

几周之后,我们拍下了这张照片,萨特亚成为公司首席执行官。

我在领导Windows团队时最喜欢的一点是Windows粉丝。你们陪伴我们度过了好时光和不好的时光,我喜欢你们反馈给我们的信息。我喜欢你们对我们工作的热情。我喜欢当我们完成伟大工作时你们给予我们的掌声。我喜欢你们督促着我们做到更好。我在领导Exchange团队的日子里获得的其中一个深刻教训就是意识到与客户和粉丝反馈的重要性,这就是我们创建Windows Insider Program项目的原因,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你们的反馈来构建Windows 10。现在我们已经拥有1500万会员,你们将继续促使我们的产品和团队天天向上。感谢你们。

今天,我们的Windows 10活跃用户正在接近7亿人,商业惯例同比增长了84%,Xbox One运行着一个Windows 10核心,Surface引领着PC创新,HoloLens带来了通向计算机视觉的突破性创新,我们的通用微软商店启用了Xbox GamePass、Azure保存了大量用例,Office分销,OEM生态系统凭借可盈利的增长实现复苏。去年,我们的营业利润超过了80亿美元。

我从有幸领导Windows团队的经历中吸取了很多的教训,但是我现在看来有三个亮点:

技术真的可以让人们强大起来,去做伟大的事情。虽然这听起来像是摘录的名人名言,但在过去的几年里,我通过全新的、有意义的方式感到到其中的深意,让我对我们的未来感到乐观。与其他的东西相比,Windows一直是一个考虑最基本的人类创造力的平台,关系到学生以后怎么学习,外科医生将来如何做手术,以及盲人如何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使用他们的设备。

广义地定义你团队的成员。21年来,微软员工们的热情、承诺和卓越才华让我深受启发。我为我有幸领导的团队感到骄傲。Windows让我认识到,我最优秀的一些团队成员在其他公司,比如英特尔、戴尔、惠普、联想、华硕、宏碁、AMD、高通、三星、百思买、Adobe、Autodesk、Activision、艺电等等。我们共同努力推动行业向前发展,为许多人创造机遇。

玩得开心。我在微软的工作经历包括一些艰难的日子,但我几乎不记得了。看看现在的相册,我看到了很多自嘲的时刻,我们的领导都过得很开心。我装扮过大鸟、小丑、柯克船长和圣诞老人。我曾经被扔到湖里。我打扮成《勇敢的心》影片中的威廉-华莱士(William Wallace)的样子,骑着一匹马参加了一次团队会议。很多次我都笑出了眼泪。我会珍惜与团队共享快乐的这些回忆,就像我在微软工作的21年里所经历的一切。

所以,自从我18岁开始不间断地从事全职工作以来,我错过了很多次孩子的生日,所以我准备休息一下。现在我将花一点时间去锻炼身体,学习弹钢琴或者吉他,学习更多关于基因组学和机器人技术的知识,我对这些技术很着迷。另外我还想多花点时间去陪凯蒂和我们的孩子。当我把我的全部精力都奉献给微软的时候,我非常感激凯蒂给我的支持,现在我很高兴能与家人们共度一段不太匆忙的时光。

当我回顾过去的时候,我记得几年前的一个下午,当我和我们最近收购的Beam的年轻创始人一起走园区里散布时(讨论一起开发Xbox Mixer直播游戏平台),我感觉我就像在跟年轻时的自己一起散布,带着无限的热情加入微软,渴望成就伟业。欢迎这些了不起的人,微软的新一代。我现在看到了同样的精力和热情,这是一个更伟大和更令人惊奇的事情即将在这家公司发生的迹象。

离开让我思绪万千。但是,我现在倍感感恩和乐观,为我多年来的经历而感恩,为微软和我自己的未来感到乐观。(编译/林靖东)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