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建之窗

你根本想不到,一个沥青滴落实验能摊上多少倒霉事!

时间:2017年09月14日 09:12   浏览:142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你或许已经听说过那个历史上最漫长而且还在继续的科学实验——沥青滴落实验。不过,你不一定知道它背后藏着多少故事(以及事故 ……)。

其实在历史上,沥青滴落实验一直都进行得不怎么顺利,头一个版本就出师不利,最经典的版本从 1930 年盯到现在都没有留下一个完美的滴落画面 …… 今天就来集中八卦一下沥青滴落实验背后的故事。

基础知识:

沥青滴落实验

是干啥的?

简单说,这个实验就是看着沥青滴落(废话)。它展现了沥青的特别性质:它常温下看起来像固体,还能被锤子敲碎,但如果给它足够长的时间,却又会发现它能流动起来。沥青的粘度实在太高了,实验估计的数值是水的百亿倍到千亿倍之多,得放足够长的时间才能看出来,所以就有了这个又慢又长的演示实验。

以最著名的昆士兰大学版为例,沥青滴落实验是这样做的:首先加热沥青,这样它虽然还是很粘稠但至少还容易流动了,然后把它倒进下口封住的一个漏斗。接下来,等上三年让沥青完全平稳下来,然后打开下口的密封,接下来就交给时间了 ……

(昆士兰大学版的实验装置,外面有玻璃罩保护,图片来自:wiki)

沥青多久会掉一滴?这个根据具体条件会有差异,不同的沥青样品粘度也存在差异(毕竟是混合物,成分复杂)。还是以昆士兰版为例,两滴的间隔时间在八年到十几年不等,可以粗略地认为是十年等一回。近年来他们那儿沥青的滴落速度比原来慢了,这可能是因为过去的实验没控制环境温度,但现在控制在了比较凉快的环境中。

对这个实验已经有一些基本概念了吗?下面我们就进入故事环节。

明明是我先

说到沥青滴落实验,人们一定会首先想起昆士兰大学的版本。1927 年时,Thomas Parnell 教授开始了这个版本的实验准备(正式开始是三年后),他是昆士兰大学的第一位物理学教授。而后,这个实验装置由二代目管理人 John Mainstone 教授接管。Mainstone 教授去世后,现在管理人已经传到了第三代,可以说是历史悠久了。

但事实上,这个实验还有更早的版本。2013 年的时候,人们在威尔士的亚伯大学(Aberystwyth University)发现了一个 1914 年的沥青滴落装置。这个元祖版本的实验毫无名气,而且就算不被人遗忘大概也出不了名——因为这个版本的沥青粘度实在是太大,结果这么多年一滴都没有滴下来 ……_ ( : з ) ∠ ) _

据估算,如果要看这个版本滴落需要再等上 1300 年 ……

错过,错过,

妈蛋又错过了 ……

昆士兰版的沥青滴落实验并不是第一个开始的,不过它无疑是最有名的一个,还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加持。不过这个经典版本的实验也充满了一次又一次的遗憾。

这个版本目前掉了九滴沥青,但是前八滴真正落下的瞬间全 ? 都 ? 没 ? 人 ? 看 ? 见,而且也没有被记录下来 …… 在这个过程中,最难过的恐怕就是实验的二代目管理人 John Mainstone 教授了。他对这个实验非常上心,一直在努力地宣传,可以说这实验如今名气这么大主要都是他的功劳,但他直到去世都没能亲眼见证沥青滴落的瞬间。

(二代目管理人 John Mainstone 教授,也是本实验的最佳代言人,十分可爱的老爷爷。图片来自:JOHN MOTTERN / AFP)

2000 年的时候,他们的第 8 滴沥青落了下来,Mainstone 教授本来是架起了摄像头准备记录的,但结果紧要关头摄像头突然故障,正好错过了 …… 之后,二代目老教授一怒之下装了仨摄像头。

(让你丫再坏!右边就是那三个摄像头)

第九滴沥青让他们等了格外长的时间,一直等到了 2014 年。然而,就在 2013 年的 7 月,另外一个版本的实验(都柏林圣三一大学版,开始于 1944 年)就率先拍下了沥青滴落的画面 _ ( : з ) ∠ ) _

(都柏林圣三一大学拍下的滴落画面,延时摄影)

而更遗憾的是,Mainstone 教授在 2013 年 8 月就不幸去世,没能赶上来年的第 9 滴沥青。

这事儿想想真是很伤心,最期待的人却和激动人心的时刻永远地错过了 ……

我们换个烧杯吧——

我 x!怎么断了!

而且,昆士兰版的第九滴沥青本身其实也遇到了麻烦:烧杯里已经积了不少沥青,而且漏斗也没有架得很高,所以它其实已经没有自由下落的空间了。在能够自由下落之前,它就会直接 " 坐 " 到烧杯里的沥青上面,这画面就没有滴落那么美了 ……

(这就是下落空间不足的第九滴,截图来自:ThePitchDrop)

Mainstone 教授之前其实就在纠结这个问题:是把玻璃罩打开重新调整,还是保持原来的样子?二代目老教授选择了暂时不去动它。

2014 年 4 月 12 日的时候,第九滴沥青触碰到了烧杯里的第八滴,但是它还挂在漏斗上没有掉下来,实验陷入了有点尴尬的境地。三代目管理人觉得,是时候换个烧杯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事故又发生了 ……2014 年 4 月 24 日的时候,White 教授决定打开玻璃罩更换烧杯。但是,White 教授没想到的是(其他活着的人也都不知道),在玻璃罩和木质底座之间其实有一个密封条,而且年深日久已经老化了。White 教授以为自己只会把玻璃罩的部分拎起来,结果因为密封的存在,整个装置连底座都被拎起来了一点,然后下半部分又摔了下去 ……

是的,这么一折腾,挂在上面摇摇欲坠的第九滴沥青,就这样直接断掉了!!!

感觉二代目老教授简直要气得当场活过来(不)。

(三代目管理人,对就是他弄断的。图片来自: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好在现在第十滴终于是把各种障碍都扫清了 …… 让我们期待十年后再相会吧 _ ( : з ) ∠ ) _

虽然观测屡遭劫难,不过昆士兰版的沥青低落实验还是获得了一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殊荣——

2005 年,这项自 1927 年开始并一直进行到今天的漫长实验,赢得了

搞笑诺贝尔奖 · 物理学奖!

搞笑诺贝尔奖,是对诺贝尔奖的幽默模仿,专门奖励那些 " 乍一看好笑,细想一下又引人深思 " 的科学研究 / 科学事件。这个奖堪称 "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 本人,虽然每个获奖研究都让人想大喊 " 什么鬼 ",但它们统统都是严肃认真的成果呢!颁奖典礼更是一场科学大趴体,甚至连负责拉幕布、扫舞台的都是正经研究人员,其中不乏真 · 诺奖得主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