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建之窗

如果光顾找彩蛋,《头号玩家》你可能只看懂了一半

时间:2018年04月01日 14:36   浏览:106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如果光顾找彩蛋,《头号玩家》你可能只看懂了一半

极客公园 8分钟前

已经 72 岁的史蒂文 · 斯皮尔伯格很久没这么酷了。

他最近两年的电影《圆梦巨人》(2016)和《华盛顿邮报》(2018)虽然都不差,但我们总还在期待一些别的,与众不同的东西。

毕竟,他是斯皮尔伯格,是那个拍出《E.T. 外星人》《侏罗纪公园》《少数派报告》等无数大电影的好莱坞导演。

直到《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登场,观众在电影院里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不停说着「卧槽」时,我知道,大家期待的那个导演又回来了。

一张图你能看到多少彩蛋?

但我更想要了解的是,作为全世界最受关注的电影导演,斯皮尔伯格究竟为何会拍这样一个故事,在影迷们疯狂找到的上百个彩蛋之外,这个大导演究竟还想要表达些什么?在周五周六看了两遍之后,我想是时候找出问题的答案了。

《头号玩家》取材自同名小说,作者是美国作家恩斯特 · 克莱恩(Ernest Cline),他是一位编剧和小说家,《头号玩家》是他的第一部小说,完成于 2011 年。彼时整个 VR 行业给大众带来不少未来的憧憬,于是作者将小说搬到了 2044 年的未来,并以 VR 世界作为为主舞台:

主角韦德 · 沃兹(Wade Watts)生活在一个社会经济正在崩塌的时代,能源问题、气候变化和人口过剩等因素让人们逃避现实,转而在虚拟世界「绿洲」(The Oisis)中寻找自我。而作为绿洲创建者的詹姆斯 · 哈利迪(James Halliday)在临终时向全世界宣布自己把遗产放在了游戏中,只要破解谜题,就能成为绿洲的新主人,这无疑给了很多人一夜暴富的可能。由此无数人沉浸在虚拟世界并希望能够最终接管绿洲,主角也是这群人中的一员,他的冒险则成了整个故事的核心。

把《头号玩家》这样的故事搬上荧幕,无疑是令无数游戏迷、动漫迷和小说迷激动的梦想,但斯皮尔伯格愿意尝试这样的故事,看重的不仅仅是粉丝,而是更深一层的东西,在谈到最初的想法时,他这样说:

我第一次读到《头号玩家》小说时,里面超前的叙述和倒叙手法,同时体现出了出众的文学造诣。

恩斯特 · 克莱恩对未来的展望突然就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我认为不久后的一天,里面的情节就会变成现实,里面存在反乌托邦社会,而我们的经济根基在土崩瓦解,那是个逃避的好时机,所以虚拟现实将是最强劲的精神寄托(Super Drug)。

所以,在《头号玩家》里,斯皮尔伯格其实着重刻画了两个核心,我认为这也是电影的精妙之处:

1,电影讲述的是未来世界的故事,但电影中出现的各种元素将观众拉向 80,90 年代的经典作品,即他所说的「超前的叙述和倒叙手法」,这种带有过去的情怀,同时又有未来风格的时代融合,是其吸引观众的一大特点;

2,电影背景设定在一个更加贫瘠的未来世界,真实世界的混乱、停滞与虚拟世界的虚幻、美好带来的巨大反差,让身处于当下的我们更容易看到自己世界的影子,也因此,带有暗示性的告诉我们未来的样子,即「最强劲的精神寄托(Super Drug)」。

我想,第一点是作为商业片导演的斯皮尔伯格所痴迷的风格,但第二点,这个故事背后想要带给人的启示性的内容,才是他更想要实现的目标。对于曾拍出《侏罗纪公园》《少数派报告》等既具有商业性,同时还带有思考性,科幻色彩的电影导演来说,《头号玩家》就属于这种期待的风格。

在令人炫目的故事之外,《头号玩家》刻意营造出的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反差,似乎都在最近让人无意识地联想到当下令人担忧的互联网问题。

就在电影上映的这段时间,互联网行业发生了不少大事,尤其是作为海外第一社交平台 Facebook 事件,让不少人意识到个人隐私被利用的可怕后果。

随着技术进步,当我们的隐私接近为零,我们究竟会面对什么?

在电影中,这个问题没有被刻意提出,但主角遭遇到的各种危险,连同他身边的世界发生的一切,恰好说明了,在一个因为互联网不受约束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世界,未必有我们想象中的美好。尽管结局以 Happy Ending 收尾,斯皮尔伯格没有对这些问题做出解答,但也足以在电影剧情中看到可能因此带来的结果。

故事主人公沃兹曾说自己是「迷失的一代」,似乎也在表达导演和作者的想法:

我们这代人被称为迷失的一代,迷失并不是因为我们去了哪里,而是因为无处可去。

显然,在大场景的特效之外,作为导演的斯皮尔伯格还想讲的更多。但这些,我们恐怕只能在作者的第二本小说中看到了。(编辑:克里斯)

头图来自《头号玩家》剧照

相关标签: 头号玩家 vr

极客公园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衣结野多波
6分钟前
高达很强!
证券-尼奥
33分钟前
在燃烧的版权费中找彩蛋
留y的s逼
1小时前
这部电影看完了,最终目的就是让大家买vr

已经 72 岁的史蒂文 · 斯皮尔伯格很久没这么酷了。

他最近两年的电影《圆梦巨人》(2016)和《华盛顿邮报》(2018)虽然都不差,但我们总还在期待一些别的,与众不同的东西。

毕竟,他是斯皮尔伯格,是那个拍出《E.T. 外星人》《侏罗纪公园》《少数派报告》等无数大电影的好莱坞导演。

直到《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登场,观众在电影院里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不停说着「卧槽」时,我知道,大家期待的那个导演又回来了。

一张图你能看到多少彩蛋?

但我更想要了解的是,作为全世界最受关注的电影导演,斯皮尔伯格究竟为何会拍这样一个故事,在影迷们疯狂找到的上百个彩蛋之外,这个大导演究竟还想要表达些什么?在周五周六看了两遍之后,我想是时候找出问题的答案了。

《头号玩家》取材自同名小说,作者是美国作家恩斯特 · 克莱恩(Ernest Cline),他是一位编剧和小说家,《头号玩家》是他的第一部小说,完成于 2011 年。彼时整个 VR 行业给大众带来不少未来的憧憬,于是作者将小说搬到了 2044 年的未来,并以 VR 世界作为为主舞台:

主角韦德 · 沃兹(Wade Watts)生活在一个社会经济正在崩塌的时代,能源问题、气候变化和人口过剩等因素让人们逃避现实,转而在虚拟世界「绿洲」(The Oisis)中寻找自我。而作为绿洲创建者的詹姆斯 · 哈利迪(James Halliday)在临终时向全世界宣布自己把遗产放在了游戏中,只要破解谜题,就能成为绿洲的新主人,这无疑给了很多人一夜暴富的可能。由此无数人沉浸在虚拟世界并希望能够最终接管绿洲,主角也是这群人中的一员,他的冒险则成了整个故事的核心。

把《头号玩家》这样的故事搬上荧幕,无疑是令无数游戏迷、动漫迷和小说迷激动的梦想,但斯皮尔伯格愿意尝试这样的故事,看重的不仅仅是粉丝,而是更深一层的东西,在谈到最初的想法时,他这样说:

我第一次读到《头号玩家》小说时,里面超前的叙述和倒叙手法,同时体现出了出众的文学造诣。

恩斯特 · 克莱恩对未来的展望突然就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我认为不久后的一天,里面的情节就会变成现实,里面存在反乌托邦社会,而我们的经济根基在土崩瓦解,那是个逃避的好时机,所以虚拟现实将是最强劲的精神寄托(Super Drug)。

所以,在《头号玩家》里,斯皮尔伯格其实着重刻画了两个核心,我认为这也是电影的精妙之处:

1,电影讲述的是未来世界的故事,但电影中出现的各种元素将观众拉向 80,90 年代的经典作品,即他所说的「超前的叙述和倒叙手法」,这种带有过去的情怀,同时又有未来风格的时代融合,是其吸引观众的一大特点;

2,电影背景设定在一个更加贫瘠的未来世界,真实世界的混乱、停滞与虚拟世界的虚幻、美好带来的巨大反差,让身处于当下的我们更容易看到自己世界的影子,也因此,带有暗示性的告诉我们未来的样子,即「最强劲的精神寄托(Super Drug)」。

我想,第一点是作为商业片导演的斯皮尔伯格所痴迷的风格,但第二点,这个故事背后想要带给人的启示性的内容,才是他更想要实现的目标。对于曾拍出《侏罗纪公园》《少数派报告》等既具有商业性,同时还带有思考性,科幻色彩的电影导演来说,《头号玩家》就属于这种期待的风格。

在令人炫目的故事之外,《头号玩家》刻意营造出的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反差,似乎都在最近让人无意识地联想到当下令人担忧的互联网问题。

就在电影上映的这段时间,互联网行业发生了不少大事,尤其是作为海外第一社交平台 Facebook 事件,让不少人意识到个人隐私被利用的可怕后果。

随着技术进步,当我们的隐私接近为零,我们究竟会面对什么?

在电影中,这个问题没有被刻意提出,但主角遭遇到的各种危险,连同他身边的世界发生的一切,恰好说明了,在一个因为互联网不受约束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世界,未必有我们想象中的美好。尽管结局以 Happy Ending 收尾,斯皮尔伯格没有对这些问题做出解答,但也足以在电影剧情中看到可能因此带来的结果。

故事主人公沃兹曾说自己是「迷失的一代」,似乎也在表达导演和作者的想法:

我们这代人被称为迷失的一代,迷失并不是因为我们去了哪里,而是因为无处可去。

显然,在大场景的特效之外,作为导演的斯皮尔伯格还想讲的更多。但这些,我们恐怕只能在作者的第二本小说中看到了。(编辑:克里斯)

头图来自《头号玩家》剧照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