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优秀老师等于劳动模范的时代已过,改变教育的人长这幅模样

时间:2017年09月14日 07:00   浏览:188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看点   随着 " 全人教育奖 " 三届获奖者成为媒体的报道对象," 全人教育奖 " 也进入了大众视野。这个民间教育奖项,三年来汇聚了一批在基础教育一线身体力行的优秀教师,他们的教育实践甚至成为基础教育改革的风向标。这个没有任何官方色彩的奖项,为何引起了中国教育界的关注甚至拥有了一大批教师追随者?外滩君找到了全人教育奖组委会,和他们聊一聊全人教育奖背后的故事。

文 | 张瑶     编辑丨李臻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给小学生开设 " 经济学养殖 " 课程、用 " 化错教学 " 法把课堂教学中的差错融化为一种教学资源、用 " 万物启蒙 " 来打通学科边界。这些看上去有些非常规的教学方法都来自 " 全人教育奖 " 获奖老师们的探索。

" 全人教育奖 " 由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和心和公益基金会共同主办。这是一个民间教育奖项,不具有任何官方色彩,但引起了中国教育界的关注并拥有了一大批教师追随者。获奖老师的教育实践甚至成为教育革新的风向标。

王雄是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长,同时是 " 全人教育奖 " 的总设计师之一。他回忆三年前,自己和研究院的同仁来到成都和心和公益基金会的秘书长伍松见面,双方一起讨论设立民间教育奖的事情。他们在四川师范大学附近的小茶馆里第一次碰头,当时双方都有一些想法,但是刚开始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不过达成了一些共识。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王雄

首先,这个奖项是一个独立的民间奖项,不受官方影响;其次,这个奖项应当参考 " 诺贝尔奖 " 的程序来执行。具体来说," 全人教育奖 " 只评选出少量获奖老师;其次,评委不对外公布。最后,更为关键的是," 全人教育奖 " 不是只举办五年十年,而是长久地做下去。

至今," 全人教育奖 " 已举办第三届。在王雄看来,这种来自民间的力量是中国教育发展的内在推动力。

什么是 " 全人教育 "?

在第三届全人教育奖颁奖典礼上,21 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杨东平抛出了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如何定义老师?他说中国现在大大小小的教育教师奖项层出不穷,但是社会对教师的认知和评价却不断模糊。我们的老师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

杨东平在第三届全人教育奖上发言

这个问题,王雄在构思 " 全人教育奖 " 时也经常问自己。老师是 " 劳动模范 " 吗?他自己回答,政府在评选劳动模范,民间不需要评。正如杨东平后来在演讲中指出," 全人教育奖不是评选道德楷模,也不是评选教学优秀,而是倡导一种新的现代教育理念,它希望通过教师的榜样来改变教育。"

所谓 " 全人 ",就是 " 健全的人 " 或者 " 完整的人 ",全人教育要以人为本,推动人的健全发展,而不是以考试为目标,忽略了人和他人以及人和社会的关系。这种教育理念衍生出 " 全人教育奖 " 的四条评选标准,即入选的老师应当:

拥有一流的专业素养和健全独立的人格;

尊重并爱着每一个学生;

注重学生的阅读和终身学习能力的培养;

启发每个学生成为最好的自己。

王雄认为,这四条标准看上去独立但其实彼此相关联。对于最后一条标准,这是 " 全人教育奖 " 的口号,同时也是全人教育的最终目标。它所传达的教育理念是,教育者不能总是用一把尺子衡量一个孩子,而要让每个孩子成为有特色的自己。老师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有专业的精神和方法。

很多人会把 " 专业 " 理解成老师会教书,并且让学生在考试中取得高分。但是,在王雄看来,真正的 " 专业 " 是老师应该对学生有一个基本的判断。这个判断是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应该从哪里开始,然后老师如何鼓励学生确立自己的目标,接着创设各种机会,让学生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最后推动学生实现自我的发展。

如何实现全人教育?杨东平说," 全人教育奖 " 把阅读作为非常重要的实现 " 全人 " 的路径。阅读是终生学习能力的基础,它培养了一个人思辨的能力,而这种能力也可以帮助学生冷静面对以及处理今后所遇到的各种情境。

心和公益基金会的秘书长伍松认为,即使再优秀的老师,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一旦学生毕业离开,老师就影响不到他了。因此," 一个优秀的老师应该反思自己,如何在和学生短暂的相处时间里教给孩子终身学习的能力 "。

心和公益基金会的秘书长伍松

王雄总结这四条标准所指引的大方向是老师要推动学校教育的改变。要想实现这样的目标,老师需要具备两个基本的条件,一是专业,二是人格健全。而这两个条件已经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道德要求。

获奖老师有什么共同特征?

组委会介绍," 全人教育奖 " 采取 " 推荐 - 筛选 - 考察 - 终评 " 的四步程序来评选最终获得者。每一届有 100 多位教师被推荐参选,组委会对其文本资料进行考察后,先选出 60 位候选人,经过初评会后,其中 12 位老师会脱颖而出。

之后,组委会对其进行实地调查,最终有四位老师入围;其中一位老师获得 " 全人教育奖 " 和组委会颁发的二十万奖金,另外三位获得 " 全人教育奖提名奖 " 以及十万奖金。

经过层层筛选,三届全人教育奖最终评选出三位大奖获得者,他们分别是:来自内蒙古罕台新教育实验学校的马玲、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双语学校樊阳、上海平和双语学校及久牵志愿者服务社的张轶超。根据组委会所授予的获奖词来看,这三位老师以最大程度地符合了全人教育奖的四条评选标准。

马玲从事小学教育 25 年,期间辗转于多个城市,最终在内蒙古扎根,潜心研究 " 毛毛虫与蝴蝶 " 儿童阶梯阅读项目;同时开设养殖课程,增强学生的体魄与责任感;

马玲老师

同样从教 25 年的樊阳,举办千场讲座,行走万里,把读书、览胜、讨论、写作融为一体,让学生真正学会 " 知行合一 ";

樊阳老师

张轶超拥有双重教师身份,他既在上海平和双语学校国际部担任老师,同时创办久牵志愿者服务社,通过改变评价体系等一系列方式,尽力改善农民工子女所面对的教育窘境。

张轶超老师

从三位获奖老师所做的事情可以看出,全人教育奖对获选老师的要求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王雄介绍,相对于往届,第三届全人教育奖增加了一个评选维度,那就是影响社会。以张轶超为例,他不仅专注于自己的课堂帮助自己的学生,同时走出校园改变社会。但是王雄发现,从目前来看,推动学校内教育变革的老师更多,影响社会的老师要少一些。

至今为止,全人教育奖共评选出十二位获奖老师。这些老师有什么共同特点?伍松说,这些老师确实拥有 " 宗教般的教育情怀 ",他们对教育的热爱已经达到痴迷的程度。

在第三届全人教育奖颁奖典礼上,来自南京师范大学附属小学的数学老师贲友林获得提名奖。原南师附校校长就评价他拥有 " 不可救药的教育情怀 "。这种情怀不是空洞的宏大抱负,而是实实在在地化在了教育实践中。

贲友林在 1990 年开始了第一份教职。工作以后,他就一直坚持写教后记反思自己的教学,记下学生学习的表现与错误,写下他的教学得失与感想。他还鼓励学生,让他们把学习过程中产生的有新意的想法、有价值的问题都告诉他。他会记录下来,并且一一署名。

至今,贲友林已累计完成一百一十万字的教学反思录,并在 2014 年出版了个人书籍《现场与背后—— " 以学为中心 " 的数学课堂》,而这本书也是他送给学生的一份毕业礼物。

今年获提名奖之一的贲友林老师

在王雄看来,情怀的具体表现就是这些老师拥有无限的热情来创造。他认为,老师的创造和科学发明家的创造不一样,后者的创造是长年累月不断实验后取得的重大突破,而 " 教师的创造是具体的日常化的 "。不同的学生以及不同的教学情景都应当引起老师教学方法上的变化,一个优秀的老师能够敏感捕捉到学生小小的举动、眼神和叹气,并发现它们背后所蕴藏的东西。

中国优秀教师的现状如何?

这些获奖老师以及还未进入大众视野的老师,他们都在身体力行地改变中国基础教育。" 当他们在不断涌现的时候,我们的基础教育确实在不断进步 ",王雄告诉外滩君," 只是教育发展的速度远远落后于时代的进步,近期不少优秀教师辞职就是一个警告 "。

中国基础教育到底存在什么样的问题?" 还缺少对人的认识 ",王雄特别指出,这里的人,不仅是 " 学生 ",还有 " 老师 "。

在实地考察中,王雄发现中国优秀教师的成长环境依然不能令人满意。传统的教育教学体制正在挤压教师的生长空间。由于被赋加琐碎的事务,老师没有充裕的时间发展自己的专业能力。受限于发展空间,老师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也在被限制。

全人教育奖实地考察

除此之外," 教师这个群体还不够成熟 "。王雄了解到,有些老师有了成就后,其他老师就会开始议论。这些议论包括不认可,冷嘲热讽,甚至有些校长用各种方式排挤打击。因此,他建议教师需要专业的团队来管理。这个团队应当拥有专业价值取向和公信力,从而规范和促进教师的发展,同时,保护教师个体免受各种势力的侵犯。

从目前三届评选来看,获奖老师多来自于北上广江浙沪地区。王雄说,组委会在评选时不是有意倾向于这些地区,而是这些地区的教师确实呈现出相对高的专业程度。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这些地方的校长为教师的成长提供了相对宽容的空间。

在今年颁奖典礼结束后,王雄问每一届获奖人:除了奖金,你还想要什么?所有老师都会说:我想要自由的时间。他们希望更自由地在教育里创造,和学生相处。

中国基础教育改革面临怎样的困境?全人教育奖获奖老师在一线自发探索创新,这种来自民间的教育力量在中国基础教育改革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外滩君就 " 全人教育奖 " 延伸开来,和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以及副院长王雄聊了聊这个话题。

B= 外滩教育 W= 王雄 Y= 杨东平

B:为什么很多老师不愿意改变中国课堂?

W:全世界改革都很难。首先,老师年龄越大越成熟,他们就越不愿尝试新的东西。一来是他们自己已经习惯了。他自己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很多人在师范学校里他们也没有学习到新的教育方法。二来不改变也没有危险。所以总体上教育改革是非常难的。

第二个层面来看,我们的学校没有目标。从大的方面看,国家教育部提出了 " 立德树人 " 教育改革方向,这个方向是对的。可是这个方向到了地方教育局和学校,就偏了。他们会觉得考试更重要,家长也认同考试更重要。所以大家就都往这个方向去了。

所以我们说教育改革的力量应该是从下往上走的,或者是上下齐行。但是现在多是自上而下,教育局把学校看成附属单位,很多官员也不是做教育的,那么做教育的反而没有自主性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老师觉得改变课堂风险太大,所以该混就混。我们都应该知道老师和医生一样,他们有 " 临床经验 "。老师要想因材施教,那课堂应该由他们自己决定,而不是让行政命令来为教师做主。

B:三届评选出的获奖老师多是公办学校的,为什么体制内的公办学校反而能给教师更多自由发展空间?

Y:的确,获奖老师多来自于公办学校。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的价值区别在于,民办学校拥有体制上的优势,而公办学校,尤其是名校,他们的优势是教师的优势,也就是人力资源上的优势。

中国最优秀的教师主要还是在公办学校,这是一个基本事实。当然,这些教师也渐渐离开公办学校,这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情况。公办学校可以在应试大环境中做出身体力行的努力,我们非常看重这一点。我们主张每个老师都可以用自己的行动改变自己面对的班级和学生。

去年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有一个蓝皮书调查《家长眼中的教育》,这个调查结果让我们出乎意料。调查显示,家长对民办学校的评价明显好于公办学校。在应试方面,公办和民办学校都非常重视;而在其他能力培养方面,民办学校的表现优于公办学校。因此,家长都知道民办学校比公办学校质量要好,这已经成为一个共识。

但是,民办学校引发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否造成社会分层的问题。也就是有钱的孩子上民办学校,穷孩子上公办学校。所以我们认为要放开和搞活公办学校,就是要把公办学校的品质提上来,他们不缺经济资源和教师资源,只是体制管的太死。

B:但是体制很难改变。

Y:很难改变,不代表不能改变。

台湾在 2015 年 12 月,通过了实验教育三法,也就是台湾出现了三个不同教育类型的实验。一个是学校形态的教育实验(公办学校);第二种是非学校形态的教育(在家上学);第三种是公办民营实验。法律规定每个区县可以拿出 5% 到 10% 的公办学校做出实验改革项目,经审批的学校可以不遵循台湾 " 义务教育法 "。台湾已经通过立法的方式给实验学校特权,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教育放权会影响大局吗?每个区有几十所实验学校,它们可以自由生长探索。中国内地还是有一些公办学校做了非常透彻的教育改革的,比如清华附小。这时候我又经常听到有人说 " 这些学校资源太丰富了,它们具有示范性,我们做不到 "。但是,有些学校完全有能力改变,而他们不愿意改。因为他们对现在的教育模式熟门熟路,不用动脑筋,只要往前走就行了。

所以我认为教育改革还是取决于有没有一个教育家,愿意做些变革。教育家精神是教育变革的源动力,这个同企业家精神是一样的。在一个教育环境和教育政策大致相同的情况下,总有一些地方的老师不同凡响,这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他们有一种情怀。他们不愿意被环境所束缚,希望追求好的教育,这就是教育家精神。

" 全人教育奖 " 相关阅读

樊阳丨每位读国际课程的中国孩子,都应该上这样的汉学课

钱锋丨一位小学语文老师,如何做成一门给中国孩子的通识大课?

张轶超丨这位拿下今年教育大奖的上海老师,改变着农民工子女命运,也能改变你脑中固化的教育观念

整合全球优质教育资源

针对 21 世纪学习型家庭的核心需求

外滩教育邀您加入 "VIP 专享 "

点击下图

了解更多 VIP 福利

▼阅读原文,立即开通外滩教育 VIP 专享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