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中国女留学生即使与英国人结婚还是要被赶回家?

时间:2017年09月09日 07:15   浏览:299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三年前,一位名叫 Wanwan Qiao 的中国女孩来到英国大学学习计算机专业。

去年 4 月,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叫 David Kiff 的英国年轻人。

两人在一家餐厅见面后,就一见钟情,火速陷入热恋。

去年 11 月 5 日,他们举行了婚礼,Wanwan 很快就怀上了宝宝,预产期就在今年 9 月。

夫妇俩定居在赫特福德郡的圣奥尔本斯 ( St Albans, Hertfordshire ) 。

Kiff 为拿学生签证的妻子申请了配偶签证。

好事接二连三而来,Kiff 和 Wanwan 满心欢喜地为自己的小家庭做着计划,也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他们以为拿下签证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谁知,没过多久,英国内政部的一纸通知寄到家中,他们拆开了信封,看到了一封拒签信,这无异于当头一棒。

此时,距离他们的婚礼仅仅过了三天,Kiff 夫妇感觉自己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Kiff 是一位自由职业的软件开发员,依靠着接各种单子,他自称每年收入能超过 18 万镑。

按照英国的法律,如果想要为非欧盟配偶申请签证,申请人的年薪不能低于 1.86 万镑。

[ Page: ]

Kiff 的收入已经远远高于这一标准,为什么还是被拒签呢?

" 他们觉得我的收入不够稳定。"

Kiff 气愤地说:" 你知道吗?过去五年,我光是给国民保险 ( National Insurance ) 交税就交了 15 万镑!这太可笑了,他们拒绝我的签证就是因为我挣得不够多。但我的律师认为,他们连看都没看我的收入证明就拒签了。"

Kiff 不服气,他认为自己准备了足够的收入证明,第二次向英国内政部递交了申请,结果再次令他失望,妻子的签证再次被拒!

这一次,英国内政部给的拒签理由是:" 我们相信你们是真心相爱,但你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表明,在中国,你的家庭生活将会有不可逾越的障碍。"

Kiff 沮丧地说:" 我的心都碎了,他们不仅拒签了我的妻子,还要把我也踢出这个国家,太令我惊讶了。"

他还说," 我觉得,他们这么做完全就是为了把净移民的数量降下来。"

内政部的发言人说,Wanwan 被拒签是因为不符合签证条件。

" 但是,考虑到她目前的情况,我们可以给她 4 个月的签证延长期,让她留在英国,这样她就能在英国生下孩子。等她生下小孩之后,我们再考虑是否给她其他的签证。"

Kiff 说,光是这两次签证,他们在申请费用、咨询律师和进行上诉上就花了超过 7500 镑。

因为 Wanwan 不能完全享受免费的医疗保险,他们还花了 3500 镑在国民医疗保健系统上。

由于不断地为签证奔走和忧心,怀有身孕的 Wanwan 倍感压力。

Kiff 说,在产前,Wanwan 的情况并不是很好,一直有高血压。

本来,Wanwan 预产期在 9 月,但是在上周,她在圣奥尔本斯的医院生下了儿子 Olive ( 下图 ) 。

Kiff 说:" 这比之前的预产期要提前了。"

他还说,"Olive 现在很健康,但是 Wanwan 依然心情很低落,这太让我们绝望了。"

[ Page: ]

Kiff 说,他写了 36 封邮件给内政部,但是他们一封都没回过。

" 我还联系了我们当地的议员 Anne Main 差不多 1000 次。"

议员告诉他,她会跟进这件事并和内政部联系," 但是老实说,我一点都没觉得有任何进展。"

无奈之下,Kiff 又向内政部递交了第三次签证申请,这次,他花了 4000 镑。

如果签证再次被拒,Wanwan 将面临着在今年 12 月 14 日前离开英国的窘境,而 Kiff 也有可能要和自己尚在襁褓中的儿子分离,而且他们将不能上诉。

" 即便 Olive 回中国,他也不能获得中国身份证,因为他就是个英国人。而我的妻子也不能把他留在英国,她还要给孩子喂奶。"

" 我真不知道如果我妻子真的要在 12 月中离境,我该怎么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喂奶。"

Kiff 说," 我的心都碎了,这是我唯一的感受。"

Kiff 表示开始考虑对内政部提起司法程序,如果他们真的到了走投无路的那一步。

[ Page: ]

" 我们只想建立自己的家庭,过我们自己的生活。"Kiff 说。

近年来,英国不断收紧移民签证政策,这些政策对非欧盟公民尤其不利。

" 根据英国内政部的数据显示,他们发出的配偶签证的数量,从 2006 年 6 月的 4.6906 万件,下降到 2015 年 6 月的 2.7345 万件,只有 66% 的申请被通过。"

英国打算在 " 脱欧 " 之后,对欧盟公民下狠手,在申请英国签证上,对欧盟内外的公民一视同仁。

这样看来,以后欧盟的公民也会和 Wanwan 一样," 享受 " 同等 " 待遇 "。

受到英国移民签证变化影响的人数不胜数。

2011 年,来自澳洲布里斯班的凯瑟琳 · 布莱恩 ( Kathryn Brain ) 被英国 PSW ( 即毕业生学生签证 ) 签证政策所吸引,她通过学生签证来到苏格兰高地的丁伟尔 ( Dingwell ) ,在当地大学就读苏格兰历史专业。

她的丈夫格雷格 · 布莱恩 ( GreggBrain ) 和一岁的儿子作为家属也来到苏格兰。

他们本来打算在毕业后,通过两年的 PSW 签证留在苏格兰。

但是仅仅在布莱恩一家来到苏格兰 3 个月之后,英国取消了 PSW 签证。

如果他们要留在苏格兰,必须在毕业后从学生签证转为 T2 工作签证。

T2 签证的门槛是申请人的收入必须达到年薪 2.08 万镑以上,而格雷格和凯瑟琳一直没有找到能达到内政部要求的年薪。

他们的签证在去年中到期,在长达 11 个小时的听证会上,两人被告知,如果在 8 月再没找到达到要求的工作,就面临着被遣返的命运。

此事惊动了苏格兰首席大臣斯特金,她出面给予了布莱恩一家以支持。

最终,凯瑟琳被阿维莫尔镇游客中心 ( Aviemore visitors ) 雇佣,并顺利拿到了工作签证,一家人终于可以继续留在苏格兰。

布莱恩一家的故事以圆满结束收场,但是不知道 Kiff 和 Wanwan 有没有这么幸运。

下载【中英网手机客户端】,获取留学头条、离线查询大学和专业资料,让英国留学一手掌控!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