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全频道

古茶树的树龄之谜

时间:2017年09月14日 12:56   浏览:253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原标题:古茶树的树龄之谜

古茶树的树龄之谜

鉴定一棵茶树的树龄是多少年,有四种方式:

第一种是把树砍倒做切片或在树干上打洞,根据年轮测定树龄。考虑到当地气候、营养、朝向、树种等因素,一般超过200年的树便很难数清楚年轮了。

第二种是CT扫描法,但CT是一种射线,对树木有影响,而且设备贵,测定成本高,也难以运到大山里。

第三种是考古学上普遍采用的碳14测定法,也需要在树木上打眼,而且误差在20年以上。

第四种是查阅当地文献资料记载,询问当地老人,或者找群植物学家和地方官员站树底下议论,测量树高、根干直径长度等,根据树姿形态、外观老化程度、树种的生物学特征来做出推断。

前三种方式对树木的伤害大或成本高、难度大,因此目前多是采用第四种方式,也就是人为手段,有可能误差很大。大到多少呢?大到可能是实际树龄被放大了5~20倍。也许是工作失误,也许是有意为之,也许是将错就错,利欲熏心。

既然树龄测算目前还没有更完善的检测手段,那就是说,你站山里指着一棵粗大的茶树说它的树龄是1 200年,植物学家来了也没办法驳倒你,可能心里不认同,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某茶人在云南著名茶区指着一棵碗口粗的茶树问询当地人树龄,过来一位说是30年,再问另一个人说是580年,又问了几位之后彻底蒙了。2003年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的研究员虞富莲教授(编著有《中国古茶树》等多部茶学专著,国务院津贴专家,终身致力于茶树种研究的权威)被请去组建考察队,测量勐库大雪山里的一株茶树树龄。同行的还有中科院昆明植物所的闵天禄教授,其人是山茶科植物权威专家。一行人千辛万苦测量后认为树龄不到千年,之后莫名其妙地传出,根据专家鉴定那棵树有2 000多年树龄的结论。按照虞富莲等国家级学院派专家的说法,世界上不可能有1 000年以上的茶树,“针叶树寿命高过落叶树,落叶树高过常绿阔叶树,这是植物的一般规律”。

我们再来确定几个概念:

1. 古茶树没有科学标准的定义,参照其他林木经验我们把100年以上的可以定为古树,古茶树里有野生种也有人工栽培种。

2. 古茶园的历史不代表园里茶树的年龄。

3. 人工栽培种是由野生种进化过来的,多数人混淆了这个概念,比如冰岛、班章、贺开等地的也是栽培种。

4. 历史上野生古茶树一般是不采的。有些在对抗病虫害的进化中形成了一定毒性,口感苦涩甚至辛麻。20世纪70年代曾经因为原料紧张,云南采过一次古树茶压成饼,供应边疆地区,后果是当地出现了大量坏肚子的情况。2001年左右当时临沧地区某茶厂向茶农收青叶原料,每公斤3元,如果掺杂了古树料,或者拒收或者收购价为1.5元。

5. 古茶树树龄越大,原料越好,越珍贵,这种观点违背客观规律性。植物都有新生、生长、茁壮、衰老、死亡这个过程,古茶树也是树,是植物,不是石头。我曾面询普洱茶权威何仕华老人,他讲:能制作普洱茶的古树,其树龄不能超过800年。

6. 某些野生古茶树有难以克服的缺陷,比如茶多酚含量低。茶多酚中70%的是儿茶素,儿茶素又分为酯型儿茶素和非酯型儿茶素,酯型儿茶素对茶汤的醇厚度和营养性最重要。并且茶氨酸含量也低,比栽培型茶树少三分之一左右。

7. 茶树越老越好,和茶树越新越好的说法,在各地的茶乡看法不同,比如安溪种铁观音,不到10年就要留根砍树或重新种植了。

8. 学界认为茶树的经济有效期是60年,之后表现为发芽数减少,生长力减弱,对夹叶和“鸡爪枝”增多,茶树茎部开始长出“地蕼枝”,这时茶叶的产量、品质都明显下降。

9. 同一块茶园小树茶和古树茶,用完全相同的方法制作出来后密码盲评,口感相差不大,而在日常茶友间品饮则感觉区别非常大,这也许是心理因素、品饮环境、方法影响了口感。

有一次我看个节目,一位老专家讲,冰岛那边有些树连100年都没有,他们在云南把一棵枯死的直径76厘米的古茶树锯成切片数年轮,测定树龄是136年。 我不是学农业的,不懂这些,可我在江西一个风景区看到过一棵参天大树,齐胸高处有双人床那么大的直径,挂的牌子上写的600年树龄,对比云南那些著名的古茶树,似乎都没有这颗高大粗壮,考虑树种和生长环境来推断,结论可想而知。到底是哪些人言之确凿地考证出那些超长树龄的,希望他们出来走两步不要一提起就是“多位国内外著名茶树专家考证”。

任其发展也许在不久的将来,4000年、5000年的大茶树真的会被炮制出来。我发现这些年间接触的老一辈茶学专家们少有重视古树茶的,他们也不会公开反驳古树茶最好之类的言论,偶有说一嘴不同意见的,多被广大茶商、茶友骂得狗血淋头缩回去了。毕竟这些人是少数,寡不敌众,悻悻之余给市场添乱,四处不得好,长了记性,干脆不谈了。古树热催生出了很多值得关注的问题:近几年好多争相抢采的野生茶树被采秃了,一年多季节地采,树没有休养很快就死掉了。还有许多十几米高的大茶树,根部裸露在外,没人去给添几锹土。有新闻报道,在镇沅县五一村双江勐库大雪山原始森林中成片的野生茶林被砍倒在地采叶,南华、景东等地将大茶树挖掘运到思茅等地销售,多数在销售中或栽种期死亡。景迈村有一位老农,将近千克的尿素施在同一棵老茶树上催产,当年就渍死了这棵树。人性是这样的疯狂,这还是质朴的山里人吗?我只看到了无知与愚昧。若不能由政府及早监管、看护起来,我们的后代将再也看不清、喝不到好的古树茶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