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全频道

渭南网红狗--毛毛的历险之旅

时间:2017年09月14日 12:27   浏览:248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原标题: 渭南网红狗--毛毛的历险之旅

作者简介

陈锐,女,1960年5月出生在陕西咸阳,1982年毕业于西北大学物理系理论物理专业,在国营西北机器厂振动设备研究所从事机械设计工作 ,1990年调入渭化集团做特种设备管理直至退休。工作之余擅长写作及摄影,是渭化文联及摄影协会双栖会员,有多篇文学作品及摄影作品在渭南日报、渭南老年学通讯、渭南老年大学学报、渭化集团网站及公司会刊文集等媒体上发表。

草丛所困之狗者谁?影友佑芙儿之爱犬毛毛是也!

去年金秋随我们上塬拍摄红柿林,一转眼不见了毛毛,佑芙儿急忙寻觅,害怕其失足跌入谷底,不想人家把自己困于酸枣刺丛,动弹不得。佑芙儿栓绳牵动,没留意酸枣刺挂住狗绳,拉扯间尖利的酸枣刺直逼毛毛脸面,那生灵竟大睁双眼毫不躲避,惊得我大声尖叫提醒佑芙儿。

今年河滩闲逛,牠又误入草丛,不期被草藤缠身,成五花大绑之势,左冲右突,挣脱不得,乐得佑芙儿抚掌大笑呼唤陈姐李姐,你们快来看这奇观!

话说毛毛,京巴串串,长不过尺五,高不过矮凳,娇生惯养,养尊处优,腿短体胖,一身肥膘,走一步,摇三摇,走不上十来米,便呼哧带喘。名是小狗,实乃肥猪,却偏偏秉承狗类天性,不忘狩猎本能,见有活物奔跑,立即尾随追击,是以每每误入草丛,被困于其中不能自拔。

佑芙儿养狗却不知狗,路上偶遇羊群围观,急得她紧忙招呼毛毛:“快上车车,看羊把娃咬了!”羊倌见状,紧绷的面颊顿时绽若春花,呵呵笑道你哪里见过羊咬狗的怪事……

知道她这是爱而知其丑呢,还是因为其丑而心生爱怜。影友联合行动拍摄外景,我们多次同行,渐渐地我也喜欢上了毛毛,相机镜头时不时地瞄准。

毛毛特有镜头感,可能是习惯了给麻麻当模特吧,见有人拍牠,便忽闪着葡萄粒似的大眼睛,全神贯注地给你做模特。狗有地盘意识,甚至有独占镜头的霸道,就像小孩占怀一样,真是不可思议。

有一次雨后乍晴,我和佑芙儿一大早去渭河滩去拍摄带露珠的荷花,荷塘边草丛里一朵金光菊开得很是娇艳,花瓣上密布露珠,可巧飞来一只黄粉蝶落在花儿上,做成罕见的景观。

我一边抓拍一边叫佑芙儿赶紧来拍,没想到喊声惊动了毛毛,牠跑地比佑芙儿还快,先一步跑了过来,惊飞蝴蝶,摇落露珠,闹得佑芙儿连连跺脚,直呼遗憾!

佑芙儿喜欢毛毛,常常在朋友圈晒毛毛的玉照,并给照片配上极深情的文字,把毛毛捧成了网红。我对其中的一段文字特有感觉,因而删减加改,写成 《狗赋》与此文放在一起,一并凑趣。

《狗赋》

家有小狗,名曰毛毛,容貌丑陋,世所罕见。

而其洋洋自得,不以为丑,反而大模大样,出门入户,旁若无人,信步厅堂,不避宾客。主人每每呵斥,牠便摇尾乞怜,歪头卖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直逼主人,貌似含冤申诉,怨怼主人饲养不以狗食,天天与人共餐,从不挑肥拣瘦,不过凑合果腹而已。

食宿条件简陋如此,自己却能恪尽职守看家护院,全天候不舍昼夜,主人你不嘉奖也就罢了,还要动辄怒叱苛责,养而不肯善待,是何道理?

主人见状,气急而笑,提脚欲踢,心又不忍,因念其不嫌家贫,忠贞不二,只好爱怜地用眼神抚慰,之后抿嘴一乐,任由牠去。

宁打叮蛋的苍蝇,不打偷肉的狗,古训如此,以人之尊贵品行,何必与小狗一般见识!

长此以往,以致渐成习惯,习惯又成自然,越发做养地狗东西狗仗人势,持宠而娇,竟至于不知道姓啥为老几了。

其素食人间烟火,年久月深,渐通人性,几近无所不吃,无所不喝,久而久之,沾染人之恶习,吃肉喝酒,醉生梦死,凡俗人之常态,竟然无所不会,无所不能。

一对狗眼,炯炯有神,能洞察人之心理,见机行事,见风使舵。一对招风狗耳,聪敏灵动,如少女香荑轻舞兰花指,舞耳之妙,传情达意,简直出神入画。

其嗅觉卓尔不群,家有美食,瞒牠不过,不吃到嘴里,绝不罢休,主人偶尔偷嘴零食,牠闻香而至,奔如迅雷,之后直勾勾地瞅着主人下巴颏子,令主人不忍独食。

其听觉更是敏锐,能于千里之外辨清是敌是友。一张大嘴,叨叨咕咕,时常与人对话仿佛欲说人语。

且性情温顺,极善讨喜,参乎于人群之中意欲参朝议政。

其常常于得意之余忘却本来面目,以狗为人,饿了扒冰箱,渴了咬水管,大摇大摆,理直气壮,竟与居家主人无二。

对其所作所为,主人万般无奈,唯有捶胸顿足,仰天长叹:“有狗如斯,家门何其幸哉!”

本文为作者原创,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获取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