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全频道

知图用图能力不可或缺

时间:2017年09月14日 04:45   浏览:130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原标题:知图用图能力不可或缺

《三国演义》里有这样一段故事,说的是魏国将领邓艾与蜀国的姜维两军在祁山对峙。姜维谋划奇袭魏军,因此唤诸将说:“你们可虚张我的旗号,据此谷口下寨;每日令百余骑出哨,每出哨一回,换一番衣甲、旗号,按青、黄、赤、白、黑五方旗帜相换。我却提大兵偷出董亭,径袭南安。”遂令将领鲍素屯兵于祁山谷口,依计而行。不料此计随后被邓艾识破。邓艾因此交代陇西守将陈泰说:“姜维不在此间,必取董亭袭南安去了。出寨哨马只是这几匹,更换衣甲,往来哨探,其马皆困乏,主将必无能者。陈将军可引一军攻之,其寨可破也。破了寨栅,便引兵袭董亭之路,先断姜维之后。我当先引一军救南安,径取武城山。若先占此山头,姜维必取上邽。上邽有一谷,名曰段谷,地狭山险,正好埋伏。彼来争武城山时,吾先伏两军于段谷,必定能打败姜维。”

陈泰道:“我守陇西二三十年,未尝如此明察地理。公之所言,真神算也。公可速去,吾自攻此处寨栅。”于是邓艾引军星夜倍道而行,径到武城山,下寨已毕,蜀兵未到。即令其子邓忠与帐前校尉师篡,各引五千兵,先去段谷埋伏。邓艾则令手下偃旗息鼓,以待蜀兵。却说姜维从董亭望南安而来,至武城山前,忽然山上一声炮响,邓艾精兵杀下,势不可挡,蜀军大败。姜维随后为挽回损失,尽引精兵猛将直取上邽。行了一宿,将及天明,见山势狭峻,道路崎岖,乃问向导:“此处何名?”答曰:“段谷。”姜维大惊:“倘有人断其谷口,如之奈何?”正踌躇未决,魏军师篡、邓忠两军杀出,邓艾又引兵杀到:魏军三路夹攻,蜀兵大败。

邓艾之所以大败姜维,与其熟知地理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地形是作战环境的核心构成要素之一,对军事力量部署、作战行动展开以及战场态势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影响,所以熟悉使用地图通常是各兵种军事训练的基础课目。中国兵家自古以来就十分重视对地形的利用,《管子·地图篇》里讲到:“凡兵主者,必先审知地图”。苏联的什捷缅科在《战争年代的总参谋部》中指出,各种地形资料由司令部负责搜集,而统帅则应具备地形实感,善于从图上许多地形符号中看到真实的大自然,而不是看到死的图纸。革命战争年代我军也强调,指挥员和参谋必须熟悉地图,熟读地图可以产生见解,产生智慧,产生策略,产生信心。然而在当前的一些演训活动中,我们也常常看到,在涉及明确战场地形地物地貌时,有些机关人员甚至指挥员几乎一脸茫然,且对图上内容有时也或明或暗。

北齐时期,军中有一位堪称活数据库的唐邕。据记载,唐邕任北齐给事中兼中书舍人时,“自督将以下各方将领履历及四方军士强弱多少”,“器械精粗,粮储虚实”以及四方地理“靡不谙悉”。皇帝检阅部队时,唐邕不拿官员和将领花名册,“虽数千人”却能呼报每个人的名字而无差错。皇帝组织大臣讨论对外攻防时,唐邕对于本国及周边的地理人文,如数家珍,因此几乎料事如神。唐邕这种数据方面的才能,得益于其多览册籍、勤习地图。总之,要把地图装进心中,记在脑里,而不是简单地保存在电脑上随时准备调阅。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我军一位高级将领曾专门教授过如何读图记图,强调知图熟图时要“从大的方向到活动地区,从地区全貌到每一地段的地形特点,从粗读到细读,逐块逐块地读,用红蓝铅笔把主要的山脉、河流、城镇、村庄、道路标划出来,边读,边划,等到地图差不多快划烂了,也就差不多把地图背熟了,背出来了。在熟读地图的基础上,要亲自组织有关指挥员和参谋对作战地区和战场进行实地勘察,核正地图,把战场的地形情况和敌我双方的兵力部署都装至脑子里去,做到闭上眼睛面前就有一幅鲜明的战场图影,离开地图也能指挥作战。这样,在你死我活、瞬息万变的战斗情况下,可以比敌人来得快,争取先机,先敌一着,掌握主动,稳操胜券。”

可见,熟悉地图,把地图装在脑子里的重要价值之一,在于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能够比敌人来得快,在决策上快敌一拍。美军提出的“OODA”决策循环,所强调的也是要比敌人快一点决策,由此才可能打乱敌人的决策。但在快的背后,离不开读地图熟悉地图的功力。事实上,历史上能征善战的将领大多是读图记图用图的高手,在定下作战决心之前,他们总是花大量时间研究地图,把地形地物一一熟记心中。先在图上实现“胸中自有雄兵百万”的战略构想,进而在战场上决胜千里。在信息化战争的今天,这样的知图用图能力,仍然不可或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