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全频道

大清文字狱有多恐怖?一颗人头被悬挂十年不得平反

时间:2018年04月02日 12:56   浏览:271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原标题:大清文字狱有多恐怖?一颗人头被悬挂十年不得平反

作者:萧家老大(本文为作者原创,独家授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十二月十八日,一位名叫汪景祺的文人被“弃市”了。“弃市”,说白一点就是杀头,再白一点,就是押到北京城的菜市口(专门杀人的场所)杀头。

满清王朝数雍正嗜杀。当然,康熙、乾隆并不少杀。不过相比之下,雍正的手段更残忍、更可怕一些,花样也更阴损、更狠毒一些。这次在菜市口对汪景祺的秋决,就让监刑官颇费了一番脑子。因为,有一位刑部衙门的文案官员,指着将汪景祺斩立决的谕旨说,上面还有雍正皇帝的朱批:“立斩枭示”四个字。“立斩枭”,己经遵旨照办了,就是汪景祺的脑袋己经砍下来了,还有个“示”字是什么意思呢?臣僚们琢磨了半天,才弄明白皇上意思:不光是砍下脑袋就完事了,还要把这颗头颅悬挂在菜市口示众。示者,公示也,就是要让世人瞧瞧,敢跟皇帝老子作对的,会有什么下场!

枭首戳尸,燔骨扬灰。这在满清的康、雍、乾三朝,是不乏见的残暴场面。然而,像雍正这样如此忮刻残暴,将汪景祺的头颅挂在在菜市口的旗杆上任雀啄鸦叼,一直挂到十年后,头颅成骷髅了,直至他驾崩,也没有一句“免了”,“去掉”,“拿下去”的话。在中国文人受迫害的全部历史上,还是罕见的。对文人恨得如此咬牙切齿,除了心理变态,哪里有一丁点当下某些文人鼓吹的“盛世”君主的襟怀?!

雍正对汪景祺为何会如此仇恨呢?就是因为汪景祺在年羹尧的西宁大营中,当过两年幕僚,他的灾难便由此而来。

一个文人最好不要跳上一个政客的船,哪怕是最豪华的游轮。唐朝的诗仙加酒仙李白,一开始倒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因为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就写过他:“天子呼来不上船”。可后来到了庐山,估计是酒喝高了,以为施展政治抱负的时机来了,下庐山后,竟然登上永王李磷的旗舰,检阅水师,还大唱赞歌:“为君谈笑静胡沙”。结果,好,永王失败后,他也被充军流放到夜郎国。

汪景祺,号星堂,浙江钱塘人氏。康熙朝举人,小有文声,但仕途坎坷,萍踪浪迹,居无定所,流落秦晋。

年羹尧,康熙朝进士,内阁大学士,非等闲之辈。康熙年间,在西征噶尔丹、郭罗克、罗卜藏丹津诸战役中,战功赫赫。恰在此时,浪迹于西北的汪景祺,想登上年羹尧这艘艨艟巨舰,就给年大将军写了一封信,极尽歌功颂德之能事。“盖自有天地以来,制敌之奇,奏功之速,宁有盛于今日之大将军者哉?……夫是以宸翰宠贲,天子依阁下等山岳之重也。今阁下英名如此其大,功业如此其隆,振旅将旋,凯歌竞奏……”(见汪景祺《西征随笔》)。就这样,汪景祺被年羹尧延请入幕,聘为文胆,参与机要。

康熙晚年选储,举棋不定,年羹尧的一票起着一箭定乾坤的作用。雍正对这位军门,殷勤倍至,巴结示好,联络拉拢,不遗余力。而汪景祺对于这位功高震主的军事统帅,却又能起到非同小可的左右作用。这使得雍正对汪景祺始终戒之、惧之,这样种下来的仇恨,刻骨铭心,必将狠狠报复而后快!

雍正上台后,对这类功高震主的大臣的报复就开始了。雍正的特工系统,其效率之高,野史演义多有记载。雍正曾将其御前侍卫发往年大帅军前效力(其作用相当于前苏联的克格勃),这些人早己将年大帅与另一位可能接班的对象十三王爷,在西宁的来往,密报上去。雍正三年四月,这位自认为皇位已稳的陛下发难了。谕责年羹尧犯有僭越之罪。在查抄年羹尧杭州邸宅时,汪景祺所著的《西征随笔》,被侍郎福敏发现,作为罪大恶极之证,八百里急递呈上。这让一直在逮机会的雍正,逮了个正着。喜欢作批示的雍正,即刻在书上御批:“悖谬狂乱,至于此极,惜见此之晚,留以待他日,弗使此种得漏网也。”估计,批示中的“此种”两字之间,雍正漏写了一个“杂”字,在他看来,此类“杂种”文人,太招他恨了。

于是,这一年十二月十一日,雍正赐年羹尧自裁。一周后,雍正就将汪景祺这位年府的首席文人,枭首示众,身躯和头颅分别挂在菜市口的通衢大道上,任其鸟啄鸦叼,蝇飞蛆拱。而且还株连家族,“其妻发黑龙江给披甲人为奴,其期服之亲兄弟、亲侄俱革职,发宁古塔;其五服以内之族亲,现任、候选及候补者俱革职,令其原籍地方官管束,不得出境。”

这就是雍正皇帝真实的德行。这个连满人自己都不喜欢的雍正皇帝,近年来,却一再被某些文人捧为“盛世之主”,小说写过,电视演过。且不说他对自家兄弟的残暴阴狠,仅从他对汪景祺这样一个不过是年府幕僚,靠文字吃饭,吹捧过年羹尧的文人,所采用的刻薄歹毒的手段,以至尸骸骷髅,一挂十年。这位“盛世之主”的小人嘴脸,不是昭然若揭了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